他希望通過這部作品,為中國打造出一個電影新片種

2017-03-08

0?wx_fmt=jpeg

0?wx_fmt=jpeg


2月19日,第五代導演夏鋼攜新片《夜色撩人》及主創孟朱、王千源、須一瓜來到了中國電影資料館舉行超前點映和“與往事幹杯”夏鋼導演回顧展。


當天放映了夏鋼導演的早期代表作《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以及新片《夜色撩人》,600人的電影院座無虛席,兩部電影放映間隙,主創以及活動策展人沙丹也進行了座談,夏鋼導演回顧了曾經和王朔、馮小剛及鄭曉龍的合作,以及和觀眾們暢談當下“新文藝電影”的要求和環境。


除了《夜色撩人》的主創以外,當天還有演員靳東、吳若甫、臧金生、方子哥等也以“親友團”的身份到場助陣。


本片改編自小說《淡綠色的月亮》,講述了發生在一對夫妻之間跌宕起伏的懸疑故事。


下面是當天的對談實錄。


0?wx_fmt=jpeg

夏鋼導演


沙丹:非常開心電影資料館能與博納集團合作,承辦這次活動,也非常高興看到夏鋼導演隔了這麼多年推出這麼一部新作。剛剛放映的《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是我們電影資料館全新修復的,帶有非常明顯的時代特徵,應該被我們寫到電影史當中。今年我們除了今天的展映,三月份還有一系列的夏鋼作品會在電影資料館放映。同時今年北影節我們也策劃了一個喜劇的主題,當中有一個京味喜劇的策劃,當中也有夏鋼導演的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援夏鋼導演的作品。


主持人謝謝中國電影資料館給予我們活動的大力的支援,咱們這個廳能坐600多個觀眾,今天所有的票賣光了,看起來很多朋友非常喜歡夏鋼導演的電影作品。


而且我發現今天來看電影的很多都是80、90後,剛才看的片子應該是夏鋼導演88年拍攝的吧。


夏鋼:對。


主持人:比有的實際觀眾的年齡都要大,有必要讓夏鋼導演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剛才我們拍攝的這部影片,好像拍攝過程還是挺一波三折。


0?wx_fmt=jpeg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夏鋼: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是我電影學院畢業以後,在北京電影製片廠拍攝的第一部作品,獨立拍攝的第一部電影。拍這個電影其實挺困難的,因為大家都比較年輕,你們可能不瞭解那時候那個年代。那個時代是很奇妙的,經過了十年的文革,剛剛開始改革開放。大家也面臨著一個思想解放的過程,很多傳統的觀念,很多僵化的思維不是那麼容易地退出整個的生活的。所以我們拍這個片子從抓這個劇本,一直到拍攝都經過了很多的曲折。


大家現在聽起來可能覺得比較可笑,因為大家剛才看了這個片子其實現在來看這個片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出格的東西,大家覺得這些東西在我們今天看來應該是比較正常的。但是那個時代剛剛從禁錮當中解放出來,大家很多東西還不習慣。特別是有著老腦筋的人是特別不習慣的。


所以這個片子在審查的時候遇到了很多問題,很多人提出來這個片子怎麼能放,這個片子要放了就會引起社會動亂,所以提得很厲害。而且是很高層的審查人員提的這個問題,人家是很嚴肅的提出來的。經過了各種各樣的修改,各種各樣的討價還價,各種各樣的協商,最後修改了大概將近一年的時間。


其實改掉的東西也不多,因為不斷的討價還價,我們就說這樣不行那樣才行,說了半天,最後還是通過了。但是這部片子通過了以後留了一個尾巴,事後我們的領導才悄悄告訴我,這個片子雖然通過了,可以在市場上放了,但是是不允許參加任何的比賽,也不允許參加的任何的國內外的電影節,所以就留了這麼一個尾巴。我是事後很多年以後才知道。


0?wx_fmt=jpeg


主持人所以說這部影片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現在的年輕人挺幸運的,可以在每天每月看到不同型別的電影。    


夏鋼導演是第五代導演的傑出代表之一,其實第五代導演拍攝還是非常有個性的,包括畫面、處理、敘事都有非常鮮明的方式方法,想聽一聽在座的幾位嘉賓,你們心中怎麼評價夏鋼導演的。


沙丹:我覺得身處在2017年來看這部影片,意識還是非常驚人的。不光說整個影像的處理和那個時代整體的情感捕捉我覺得非常的敏銳,非常的大膽,我們今天看這樣的主題,有點灰色人性的主人公,都很難在我們現在的電影當中出現了,所以我覺得那個電影真的可以留在電影史上的,它很像是中國人的“新浪潮”電影。


我們對於第五代的研究思維上來講還是有些固化的,大家覺得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那樣的造型美學,巨集大敘事是第五代,其實還有類似於像黃建新、夏鋼導演,他們都在關注都市。所以我覺得第五代——現在考試經常會考到第五代的美學是怎樣的——實際上它有非常複雜多元的形式,我們重新回到這種電影的現場,可以看到當時的電影真的是文化多樣性的。


0?wx_fmt=jpeg

須一瓜


須一瓜:當時這個小說出來的時候,我是沒想到它會跟電影人合在一塊了,當然我更沒有想到是夏鋼導演。因為當時我電影看的不算多,但是當時很多人想拍這個片子的時候當時一下子資訊量比較大,我也不知道該給誰。但是夏鋼導演出現了,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他說我一般不給作者打電話的,他當時那時候在我們這個年齡段裡,在導演界裡是非常非常令人仰慕的一個大導演了。他能夠這樣屈尊跟我說話,一定是他非常的熱愛這個片子,而且對它有期待,所以這個片子給夏鋼導演的話一定是有驚喜的。


我們之間算不是好事多磨,久了一點,夏鋼老師那時候你第一個電話是多久了,我們有隔多少年了。


夏鋼:有十年多了,大概是05年吧,還是04年,第一次聯絡。


須一瓜:對,很久了,導演說大導演的這份執念,這份堅持,我們兩個真正見面是去年吧,我覺得挺感動的。我覺得一個導演,尤其是這麼高的一個導演,他能夠為了自己心目中的藝術目標,能夠堅持不懈的這麼走了十年的堅持下來。所以我覺得很崇敬,也很感動。現在沒看片子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結果,我可能比夏鋼老師還緊張。


0?wx_fmt=jpeg


王千源:其實我拍這部戲就是衝著夏導,很想跟夏鋼老師夏鋼導演一起合作。跟他在一起拍戲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是學院派還是怎麼的,跟他們在一起工作的時候,沒有像其它導演那種導演的味道特別濃。他在現場還是那種,就是比較像講課,跟大家說話,跟工作人員說話,都非常非常客氣的,就像一個老師一樣。為人我覺得跟這個名不太符,他應該叫“夏溫柔”,他叫夏鋼。


我記得有一次挺感動的,後期配音。讓我回去幾次,正好那個時候幾個戲一起拍,就沒有時間。沒有時間夏鋼導演就帶著他的團隊,一般都是錄音組過來就可以了,他自己過來了。等到我那天拍完戲之後,在那個房子裡配音。讓我特別特別感動。這樣一個大導演,還能自己過來跟一個演員很敬業的去溝通,萬一哪塊錄的不好還得重新弄。所以給我的感覺夏鋼導演是一個導師型的導演,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導演,是一個非常非常叫你願意親近的導演。

    

包括吃飯也是,我們在一起吃飯,我一不小心就考了電影學院的MFA,導演系。得要有畢業作品,但是我現在一直拍戲拍戲拍戲,現在所有的演員都當導演了,我就害怕了,我就不敢考了。然後吃飯的時候,導演大老遠跑過來到橫店,很辛苦的跟你配完音之後吃個便飯的時候還說,你學習怎麼樣,什麼時候畢業。然後說不管怎麼樣你要有一個喜歡的哪怕一段什麼東西,你找一個人先弄著,它對你的人生來講,對你的工作來講都是一個提高,一個豐富。所以說我就對夏鋼導演我只能說到這麼多,還不能說評價,謝謝夏鋼導演。


0?wx_fmt=jpeg


主持人接下來聽聽在工作和生活當中和夏鋼導演交際最多的,這麼多年以來,您這麼評價評價夏導。

 

:夏鋼這個人你說他溫柔吧,可能有一點吧,應該說比較溫和。脾氣也還不錯,不過真發起來很快也很厲害,通常他是不發火的。他其實很執著,喜歡的東西,好在我們兩個家務事上還得拌嘴,創作上真的是很一致,他喜歡的東西我也喜歡,他想要改編的東西在我這邊沒有什麼障礙,因為他選的小說或者是什麼我都喜歡。


不過好像也沒有一部片子像這麼片子這麼長的時間,將近十多年,因為各種原因始終不能上檔,我其實也勸他就算了。但是實際上他算不了,我也算不了,我們倆人心裡就算不了,就覺得這個故事其實它是很能振動人內心的柔軟的地方,不把它拍成電影特別遺憾。也有一些劇本拿來,或者是有一些高酬薪的劇本讓他拍,他一般的態度就是不管對方提出多少錢,我先看劇本,劇本不好不拍。


我也是這樣,只要一聽劇本不好,千萬別拍,我們倆就是這樣,寧可麵包改面頭,反正就是不拍,所以這十年也沒有拍電影。他也待得住,他不拍電影就看看書,另外就是愛打網球。


0?wx_fmt=jpeg

夏鋼與孟朱夫婦


夏鋼:大家也知道電影的市場是有起有伏,我早年拍的《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雖然有困難,但是大家看電影還是非常有踴躍的。所以我這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雖然在創作的時候磕磕絆絆,審查的時候也是坎坎坷坷的,但是上映之後是非常受歡迎的。


上海某一個電影院的經理,有一次我們在那開另外一部片子的研討會他跟我說,你這部片子是我們建國以後最上座的一部片子,我說有多上座呢,我說資料是多少。他說票房的具體的數我現在沒辦法給你統計,但是它的上座率達到了99.82%,說怎麼還有零有整的呢,82剩餘的一點是什麼,他說剩下的那點是我們門口倆警察,交警,人家天天在那站著,說能不能給兩張票,我們就想看這個,就送了他兩張票,其它的全是買的


所以當時觀眾還是很踴躍的,那麼有一段時間,就是從1995年以後的一段時間,就是整個票房就下滑,滑到谷底,應該說那個時候是非常非常慘的,那時候全國全年的票房還不如現在一部片子的票房。當然我們這種比較有點文化內涵的,稍微含蓄一點的所謂的文藝電影找資金就比較困難。因為很多投資的人都是朋友我也不願意讓大家賠本,所以那段時間你要想把這個片子推上去是有很大的困難的。


既有待於觀眾對電影的熱愛的回暖,也有賴於我們國家的電影市場的健康發展,所以這十年裡雖然沒拍,當然我也拍了幾個電視劇,電視劇也基本上就把國內電視劇的獎也都拿了,但是畢竟是電視劇,我拍電視劇也是有選擇的,完全沒有文化內涵,完全沒有思想的純娛樂型的戲我也不是選擇我也是不拍的。


0?wx_fmt=jpeg


沙丹:三月份的時候因為要做夏鋼導演的專題,我個人還是安利一下《大撒把》這個作品,夏鋼導演靠這部影片獲得金雞獎最佳導演,葛優一舉成名摘得影帝。葛優是在《頑主》的時候被大家發現,但是在《大撒把》之後大紅大紫,它非常重要,而且開創了京味喜劇一脈(即“深情喜劇”)的重要作品。


我們都知道夏鋼和王朔有過很親密的合作,實際上馮小剛也跟夏鋼導演有很親密的合作,他們為北京喜劇做了非常多的貢獻。北京這樣一座偉大的城市需要電影去記錄它,我們今天則通過夏鋼導演,馮小剛導演,王朔的作品去相互印證那段歷史過程。如果今天不看《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話,你不知道那時候的北京是什麼樣子,從我們作為電影檔案者,電影策展人角度來說,每一個夏鋼導演的作品對都市的記錄都是關於北京珍貴的記憶,而大家看了這個作品之後都會更愛這座城市。


須一瓜:我電影看的比較少,但是那時候《大撒把》對我們的衝擊太大了,它好像成為了那時候年輕人的文化生活世界一樣的,所以一提夏鋼導演,基本上是人都知道了,差不多到那個狀態了。那個電影久了,模糊了,我也不是常看,80年代、90年代那一段,差不多都是等於是文化生活裡跟我們老百姓生活是最容易互相依賴的一個電影。所以那時候夏鋼導演的出現簡直就是一種符號,一種標誌。


王千源:我對《大撒把》也有一點印象,不是那麼深,當時也不是太小。我那時候在中戲唸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我希望也許大家看看這部影片可能跟以前的影片,可能還不同,可能還更好。


0?wx_fmt=jpeg


主持人:夏鋼導演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當時跟王朔導演,馮小剛導演。


夏鋼:因為我第一部片子拍的就是王朔的《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改編的。是這樣的我在電影學院畢業以後,有一段時間是給兩位老導演做了副導演,做了一部謝鐵驪導演的《包氏父子》,緊接著做了陳懷皚導演的《雙雄會》,其實我就是在尋找自己要拍的題材。


我和孟朱一起,我們倆看到了一篇小說,是王朔的一個小說。當時那個小說叫《空中小姐》,看到這個小說以後當然我沒有立刻想拍這個作品,我覺得這個小說寫得不錯,我們倆就對這個作者產生了興趣。於是就打電話給這個雜誌的編輯部,問到了作者的聯絡方式和地址,我們倆就大王朔家去拜訪。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倆就覺得挺親切的。因為王朔當時20多歲,是一個從部隊復原回來,辭了一個藥店的工作,在家裡就開始寫東西,那時候發表的第一篇小說應該是。聊得很投機,很多話不用說透就覺得大家都互相明白, 所以一下關係就非常的好。


0?wx_fmt=jpeg


王朔當時就經常跟著我們,跑到資料館來看電影,有時候我不在就請孟朱帶著,他們倆就騎著自行車來看電影,那時候資料館是他們經常來的地方,他後面的幾篇小說我們都先睹為快。一直到他寫出了《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但是因為《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我們很快看到了。


但是另外一個朋友葉大英就搶先把它改成了劇本,而且爭取在西安電影製片廠來拍,我知道這個訊息,但是我知道王朔會不斷的寫小說的,不著急。結果有一天王朔和葉大英來找我,說把這個劇本給你拍你願不願意,我說當然可以,這不是天上掉餡餅嗎,我說為什麼,葉大英說西安廠不讓我拍。


但是我雖然拿到了劇本,想要在北影廠上這個片子其實也不容易,經過了各種各樣的爭取,當然我自己也把劇本重新改了改,跟廠長談,廠長說要經過文學部。交給文學部以後,我明知道文學部看不明白這個本,因為他們看的本都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就跟我的責任編輯說,我說咱們必須把這個本推上去,我說不能按原來的方法讓他們隨便的來提意見,我說必須得一個一個編輯家裡去走訪,你們有意見沒關係,你們在這個地方跟我們談,我們想辦法去改,會上一定要贊成。


就這樣一個一個人的做工作,才獲得了文學部的通過。但是文學部通過並不是就算通過了,還要廠務會通過。那時候珠江電影製片廠的一個導演在沒有購買王朔版權的情況下已經拍出了一個這個小說改編的叫《天使與魔鬼》,王朔知道了以後就來找我,說這怎麼辦呢,他沒告訴我就拍出來了,我說只能這樣要求他不要用這個小說的名字,所有人物的名字也不要用這個小說的人物名字,只能做這樣的補救了。


0?wx_fmt=jpeg


王朔說但是我錢不能不要,我說那當然,因為是你的小說改的,結果就是這麼處理的。但是北影廠的領導也已經知道這個情況了,就說畢竟這是一個相同題材,畢竟這是同一個小說改編的,那麼怎麼辦。於是廠領導就問我,我說可以把片子調出來看,你們覺得這個片子拍的非常好,咱們可以討論討論,如果你們覺得這個片子不盡人意,那麼我們可以拍一個更好的。


就這樣我們一起把片子調來看,看了以後廠長問我,你覺得怎麼樣,我說我當然也有點吹牛,我說我一定拍的比他好。我說這樣,我閉著一隻眼睛,抬著一條腿也拍的比他好,廠長就相信我了。這個片子拍完之後遇到的那些事我也簡略了跟大家說了,一會兒孟朱還會說得更詳細一點。


這個片子成功了以後王朔有一天給我打電話,說有一個劇本你能不能幫著看看,我說可以,王朔就把劇本給我送來了,送來以後叫《遭遇戰》,我說是不是戰爭題材,很厚。我翻開一看,第一頁就是一個人走進了錢包裡,就是一個夢境,撿到了一大堆錢,然後往下看,整個看完了以後王朔問我的想法,我說這兩個作者我不認識。但是他們是非常有想法的作者,但是他們倆確實不會寫劇本,我說王朔如果你接過來把這個寫成一個東西的話確實很好。因為這兩個人我不認識,不知道他們會改成什麼樣。


0?wx_fmt=jpeg

《遭遇戰》


王朔說這樣吧,反正也都是朋友,我要接過來也不太合適,他們倆是將學寫作的,都是初次創作。說這樣吧,讓他們請咱吃個飯,你給他們聊聊。後來我說咱也不能幫人家忙,吃人家飯幹嘛。王朔說沒事,他們倆是拍電視劇的能報銷,我說就車吧。結果我和孟朱騎車就去吃飯,一路上我們說不能白吃人家飯,總得給人家想點什麼,後來我們倆一路就編故事,根據他們那個怎麼改,人物故事怎麼變,就跟人家談了,談的很投機,這倆作者就是鄭曉龍和馮小剛,談得很投機。


我最後說,我說你這個劇本想法非常好,但是寫的不規格,不像一個電影劇本。我說你這樣,你最後50行保留下來,前面全重寫,你幹不幹,他們倆說幹,就這樣一遍一遍的改,每星期馮小剛騎著自行車上我們家送一稿,一共送了七稿,《遭遇戰》的名字改成了《遭遇激情》,也是經過千難萬險的拍出來了,最後大家還比較認可,獲得了金雞獎的四項提名。這兩位作者是第一次寫電影劇本就獲得了最佳編劇提名,所以他們也挺高興的。這就是我們開始合作。


0?wx_fmt=jpeg


由這部片子開始,馮小剛給這一類題材編了一個名字叫“煽情喜劇”我說煽字不好,太商業了,明擺著騙人錢,後來馮小剛說“深情喜劇”,我說這個好,後來包括《大撒把》這一系列的都是按照“深情喜劇”走的。


我們的合作就是這樣的,我覺得是非常有意義的,確實給這一類的片子開了一個道路,以前這一類的片子是沒有的,慢慢開了一個道路,神情喜劇也好,京味喜劇也好,是大家喜聞樂見的一個形式。


主持人原來鄭曉龍導演跟馮小剛導演的飯沒白請,根在您這。接下來就聊聊馬上跟大家見面的電影《夜色撩人》。


孟朱:這個故事在我看來主要是寫女性的內心。案件是一個很簡單的案件,但是一個很小的案件吧,就撩動了女主人的內心世界。


我當時讀這個小說,我就很喜歡須一瓜老師的這種感覺,很含蓄。但是你看完了以後,心裡老是糾結,這種糾結的感覺很像我們原來拍的一部電影叫《與往事幹杯》也是寫一個女孩子的心理的故事。


須一瓜老師的作品就有這麼一個特點,而且我覺得是一種魅力。我們很難在這部電影裡告訴你誰是最正確的,誰是錯誤的。其實它就是讓每一個人,從這部電影裡看見自己想要得到的生活裡的那個真諦。最感人的也是最能夠抓住你們的一定是這份糾結。


0?wx_fmt=jpeg


夏鋼:我之所以拍這個片子是因為當時我讀這個小說的時候,小說打動了我。讓我心裡面受到了一些震動,我們經常講商業片、藝術片,什麼是商業片,什麼是藝術片?不是賣錢的就是商業片,不賣錢的就是藝術片,不是這個概念。


我覺得你如果要區分的話,我是這麼區分的。商業片著力於用它的聲音和畫面來刺激觀眾的感官,讓你覺得震撼。而藝術片它是用非常細膩的手法來打動人的心靈,讓你看了以後久久不能釋懷。


所以當初有的媒體採訪我的時候就問我,你的影片和其它第五代導演的影片都不同,為什麼你是這樣拍片子呢。我說我的影片是希望能夠影響觀眾的世界觀的,我不指望一部影片能夠一時轟動,多賣錢,或者是讓大家有一個暫時的愉悅,但是我是希望看了我的影片的觀眾,這個影片會對他的世界觀產生影響。造就一代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對生活有自己的思考。


0?wx_fmt=jpeg


所以我想這部影片,它小說能這樣的打動我,電影也應該能這樣的打動觀眾。當然了電影既是一個藝術作品,同時又是一個商品,這兩者是同時存在的。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有一個思考就是我們以往的藝術片,很多以往的藝術片不被觀眾喜歡,不完全是觀眾的問題,可能就是你在拍攝的時候太過於孤芳自賞,太過於自我迷戀。把拍片變成了一種自娛自樂,我現在思考的問題就是怎麼把一個有著藝術片情懷的電影,拍的更有商業價值,拍的更有全國的觀眾,更從觀眾的需求去思考。


我是希望能夠把影片拍的既有藝術片的情懷,又有商業價值,所以我把它定了一個概念叫做“新文藝電影”,既不同於一般的娛樂致死,商業片,也不同於以往的孤芳自賞的藝術片,它是一種最接近大家生活的,最容易被觀眾接受的一種思考。我希望這部片子就拍成一種這樣的電影,但是能不能做到,還要看和大家的互動,和觀眾的互動。觀眾有了這樣的反應,觀眾能像我一樣的被打動,才說明我們這部影片的成功。


0?wx_fmt=jpeg


王千源:從整個的拍攝現場,還有導演對這個人物吧,我們在一起拍戲的時候,反正他也是很,在現場我們一起探討,有的時候你可以這麼說,有的時候可以那麼說。有的時候說出來可以直給有的時候說出來好像是弦外之音。大家看這個與眾不同吧,我想跟現在的這種影院上排片很滿的電影可能不太一樣,是走另外一個勁,另外一種感覺的。


主持人我們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一些種類的型別片,在大熒幕上都有呈現,而且成績包括一些榮譽都是非常不錯的。接下來想聽聽其它幾位嘉賓怎麼看待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一些不同感覺不同味道的型別片走到大家的面前?


沙丹:其實我們這個產業化程序從02年開始到現在十幾年了,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我們中國電影實際上是在像好萊塢學習,我們想建立一個所謂的中國式的好萊塢,我們現在有一個地方就叫華萊塢,我們從好萊塢當中能學到非常多的模式,把這個模式比較好的在地化。


所以我們看到今天有很多商業型別都是這種模式,可以找到一個直接的所謂模板去複製。前兩天大家看到韓寒拍的《乘風破浪》,大家會說有這樣的模板,那樣的模板,會有這樣的感覺。


但夏鋼導演的片子沒有所謂的這樣一個套路,公式化的東西,只是有一個基本的模式,這個模式是植根在我們生活當中非常真切的,切入這個時代和歷史的一種情感在這裡。


關於這樣的一個情感故事——像張藝謀他可以嘗試不同的型別,不同的時代的故事——但是你會發現夏鋼導演永遠都是拍這個時代關乎情感當中的“主旋律”。


所以說我覺得這是夏鋼為我們這個時代,記錄了下來很多的社會記憶和思想,我覺得這個是他非常大的一個功績,這點也是我非常想去看《夜色撩人》的地方。《夜色撩人》這個名字就非常的撩人,希望也能夠撩撥一下觀眾的心靈。


0?wx_fmt=jpeg


須一瓜:說總的感受吧,現在寫小說的或多或少跟電影電視人接觸一些,我覺得寫小說的人這塊,還是相對於比較安靜的。我們如果說要一個比方的話,我們像做蠶蛹那一類的,真正電影它已經不一樣了,它是飛出來了,像蝴蝶一樣出來了。


實際上它的生命形式,它的藝術特點和我們寫小說其實是不一樣的。因為隔行如隔山,我就特別謹慎,不太會去評價它究竟怎麼樣的,走的多遠,和你原來的原著有什麼樣的區別。不過有點,不管是做電影,還是小說,對藝術追求的精神應該是相通的。


一個作品它的魂魄應該也是相通的,就是我們真正想要表達的東西應該是一致的。就是我們被一個什麼東西感染了,我們現在接力棒,從文字藝術,變成影像藝術,它這裡的魂魄類的精神類的,我們共同感受到最深層的東西應該是一致的。當然藝術道路上各自的走法,各自的理解還是不同的,各自的標準可能審美都不一樣,你也不好去評價什麼。


當時製片人找到我的時候,我們之間也有一些曲折,找到我的時候,他跟我談了他的電影的理想,其實我很感動的。我想在座的每一個人,中國的每一個觀眾,他其實心裡面他都有自己的審美追求,或者是他的精神關照的東西。你如何去喚醒他,我節你喝飲料你就喝飲料了,我給你喝酒可能你就難受了。這樣就是取決於很原始的東西,取決於我給你什麼東西,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程式的東西,都會被喚醒或者是可能會被更大的激發。


我對新文藝電影是有特別的期待的,我不知道夏老師怎麼想。因為小說是人類心靈的陪伴,但是我覺得電影現在是更直觀的更好的陪伴了。如果它能作出,就像剛才夏鋼老師那樣的追求,他希望影響人的價值觀,影響人應多的精神品質的東西,我覺得這是一種很高尚的追求,一個社會應該是往這的。


如果電影人邁出了這一步,他的影響力就不是一個小說能夠企及的。所以我不相信,當然我說這個話的時候我也不是太自信,因為我很多電影沒過,郭敬明的電影,韓寒的電影沒看過,不能在這隨便說。


主持人明天有新聞了。


0?wx_fmt=jpeg


須一瓜:我非常理解,我也相信觀眾的審美水準,我相信他們內在的力量,我相信中國觀眾,他的品位肯定是一直網商走的,肯定不是給我一杯可樂,我就心滿意足,我對觀眾有期待,對導演更有期待。


主持人剛才導演提了一個新的名詞就是“新文藝電影”,如果從編劇的角度出發,問一下孟朱老師,如果想打造“新文藝電影”的話,在編劇上是不是還是有一定的挑戰的?


孟朱:我最早認為是一個名詞,一個說法,現在說新文藝電影,我們創作的路程其實沒有偏離過這個,只是市場偏離了,市場的大部分電影我其實都不太願意看,因為沒有情節,不是沒有情節,是沒有思想,沒有豐富的人物。


我記得原來最早我們年輕的時候看《滴一滴血》我的美國朋友回來說,怎麼中國都這樣,全國都在看這個片子,在美國這種片子就是體力勞動者看看,累了看看。到去年還是前年,也有美國朋友回來說,我累的時候我才去看大片,我不累的時候都是看文藝片。


我其實很能理解他說的話,我個人我想夏鋼也是這樣,我們其實並沒有偏離這個路子,只不過現在整個的電影市場這十多年,二十年是有很大的變化。所以重新再來做的話,這面大旗就是一個新的名詞,“新文藝電影”,內涵的東西應該還是原來我們所堅持的,要有思想,要有很厚實的人物關係,人物內心。你才可能讓觀眾去看,否則就是像我的朋友說,我只是在最累的時候才去買一張大片的票看看,半睡半看,這個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警示。


0?wx_fmt=jpeg


夏鋼:電影是導演的,電影是所有電影人的,但是電影同時也是觀眾的。


前一段有人在網上提出一個問題,說為什麼中國電影不能得到奧斯卡獎,大家提了各種各樣的原因。後來我就說了一個原因,我說主要是因為觀眾,觀眾看什麼電影,電影人就拍什麼電影。如果大家去看爛片,那麼我們憑什麼會得奧斯卡呢。什麼時候中國的觀眾喜歡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得獎影片地時候,什麼時候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獎影片大中國來取得非常好的票房的時候,那麼中國的電影就快得獎了。


所以我把希望寄託在咱們年輕的觀眾身上,希望咱們提高我們的藝術欣賞水平,提高我們的觀影鑑賞水平,我們共同衝擊奧斯卡,好不好!


0?wx_fmt=jpeg


最後我想請我的這些隊友們上臺來跟大家見見面,跟大家說說話。


藏金生是和我合作過《大撒把》,他是《大撒把》的副導演,同時也在裡面演了一個大使的角色。


藏金生:很高興能夠看到夏鋼導演那麼多年的執著的追求,要聊天,好多故事能聊三天三夜,確實能夠跟夏導合作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拍過《大撒把》。完了之後答應讓我演錢康來著,後來我去拍別的戲了,結果這個角色讓給了房子鴿。


方子哥:我也可以算夏男郎了,在夏鋼的片子裡《無人喝彩》,因為這個片子我還得到了金雞獎,今天受到夏鋼導演的邀請,有幸來參加這個聚會,感到特別榮幸,特別的高興,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夏鋼導演的作品,多多的支援他。


夏鋼:吳若甫老師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們一直說要合作,但是這些年我拍戲不多,所以沒合作成。


吳若甫:什麼時候夏鋼導演請我合作的話,就離奧斯卡不遠了。


主持人我們期待著。


吳若甫:我剛才看《夜色撩人》,我剛才跟靳東說,我跟曾黎我們一起主演了一個電視劇也叫《夜色撩人》,所以看這個名字很親切,當然見到夏鋼導演就更親切了。希望你能離奧斯卡近一點,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援這部影片,謝謝。


夏鋼:靳東最近大家都對他很熟悉,但是他前一段都在拍電視劇,下邊很可能我們要共同合作電影了。


0?wx_fmt=jpeg


靳東:謝謝。夏鋼導演是我們網球隊的隊長,這幾位老師都是我們的,包括孟朱老師都是我們的球友,千源是我的師哥,希望他以後能我們的網球隊,還有其他幾位,健康才能拍好戲。


十幾年前我的球賽從這走到了世界上三四個國家,打那以後我沒拍過電影,我就是夏鋼導演口中所說的搞電視劇的,所以像夏鋼導演學習,像我師哥學習,也祝賀這個電影能夠被更多人看到,在未來的日子裡也希望我們一起來合作拍電影,謝謝大家。

0?wx_fmt=jpeg0?wx_fmt=jpeg推薦 | “文慧園路三號”公號有償向各位電影達人約稿。詳情見:求賢

原文連結


相關閱讀
  • 2016英魂全球總決賽冠軍賽戰報:EP成功奪冠

    12月15日至12月18日,由網龍研發、騰訊獨家代理的微端MOBA競技網遊《英魂之刃》在福州海西動漫創意之都——福州網龍“星際迷航”企業號中,舉辦年終全球總決賽。歷經五屆CPL的激烈對決,Team...
  • 招商| 外商投資,中西部迎來新商機

    中西部地區的投資商機不僅源於傳統行業,還源於新興行業。如果外資企業到中西部地區投資,將獲得更多盈利機會,更可改變其對中國投資市場以及投資環境的評價。 2月17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了《...
  • 【漫談】歷史梗玩得飛起,你們卻都這麼無知我們很難辦啊!

    “超人只不過是小孩子的幻想,夢醒了超人還會被人憧憬嗎?”天牛醬在想要安利《超人幻想》之前,設想了很多要在這篇文章裡講的內容,後來發現真要講起來估計要講很久,所以今天的文章到這裡就結束了,謝謝米娜桑觀...
  • 化妝不美反變醜,化妝絕不做的9件事!

    時尚穿衣  ID:shishanbang韓國女星容貌清純,面板好的驚人,白得發亮,除了天生麗質,其實化妝也很關鍵。但若不能正確使用化妝品只會越畫越醜,今天就為您介紹幾個使用化妝品...
  • 來來來,看看你和資深老司機到底差哪了?

    有人覺得拿到駕照開了一年的車就可以自稱為老司機了,可在資深老司機面前,你還是菜鳥,為啥?細節之處便能看出。今天就教你幾招快速成為老司機的技巧。1、在轉彎前提前做好準備在轉彎前提前準備好,這點建議在教...
  • 一位高三學渣的自我拯救:成為黑馬是因為我懂得放棄

    【高考填報志願技巧講座】【李震東教授】高考填報志願專家,全國就業指導專家,曾受到中央電視臺報道,曾在南開大學等全國31個省400多所高校做就業指導講座。【授課時間】3月9-10日19:00-21:0...